首页> 科幻灵异>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> 513.天涯霜雪霁寒宵(33)

513.天涯霜雪霁寒宵(33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甄善脸色一时变得惨白,心中却想为她的话而鼓掌,没错,这确实就是现实。
    如果她不过是个普通的机甲师,在被诊断出精神有疾病时,除了被联盟放弃,没有其他路的了。
    但,或许慕容岁最初是带着任务靠近她,可现在,谁能说他没有真心?
    ‘他说过永远都不会放弃我的。’
    “我不也说过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吗?”
    甄善:“……”
    厉害的姐姐,这话,娘娘差点没法接了。
    ‘他不是你?’
    “你就知道了?”
    甄善眸色坚定,‘我相信他。’
    甄珍冷笑,“相信?小善,你是从没在尘埃里待过,所以才不懂被人居高临下睥睨的滋味,被人看不起的滋味是有多难受,等有人取代了你的位置,联盟自然不会直接放弃你,毕竟你还有用,但你怎么保证慕容岁还会继续捧着你,而不是去捧着别人吗?相信一次,能有什么价值?”
    甄善低垂着眼眸,倔强地抿着唇,‘你不了解他,又凭什么给他下定论?’
    “那你觉得你以前了解我吗?”
    ‘我……’
    “小善,人都是带着面具的,人心更是隔着肚皮,尤其是信任这些站在高处的男人,是最傻的,握在自己手上的权力,才是最实在的。”
    “缺儿,本宫觉得她说的甚有理,都想跟着她搞事情了怎么办?”甄善饶有兴味地说道。
    缺儿:“……”
    “娘娘呀,您淡定点,这一世的上神转世,他吃软不吃硬啊。”
    “没事,本宫可以跟他先来场势均力敌的对峙,再勾起他的征服欲,相爱相杀,依旧能完成任务的,”娘娘十分淡定地分析道。
    缺儿差点吐血,看向甄珍的眸光,那叫一个惊悚。
    从来都只有娘娘将人带沟里,什么时候,娘娘被带沟里了?
    这女人,人才啊!
    但,“娘娘哇,原身虽有点蛇精病,但也算是个心思纯粹的小女孩啊,追求的是精神上的温暖,对女强人女权木有兴趣的呀。”
    所以,您要冷静,千万不要去和面前这恐怖的女人搞事情啊。
    好不容易您二位有次甜甜的纯粹的感情牵绊,别再虐心又虐肝了。
    缺儿害怕,娘娘您别吓缺儿。
    “可本宫,比起软绵小可爱,还是喜欢当个手掌生杀大权的妖妃呢,甄珍说得很对,握在自己手上的,才实在,依赖男人,很蠢呢。”
    缺儿:“……”
    它只想哭,谁给它一根面条,它要去自挂东南枝。
    甄珍见她依旧垂着眸,但脸色很是雪白,似乎有些动摇了,继续说道:“小善,真心这种东西,不过新鲜时候说说罢了,现实,永远残酷,醒醒吧,别再活在童话故事里了。”
    甄善心中幽幽长叹,确实是这样呢。
    但除非慕容岁背叛她,不然,娘娘实在不好意思现在就搞事情呢。
    亲爱的姐姐,抱歉了呢。
    女权暂时还不适合她。
    不过,或许,以后还真有合作的机会哦。
    就看她的二愣子会不会变质了。
    ‘你说了那么多,无非是想我帮你巩固你在韩家的地位,是吗?’
    甄珍皱眉,“我得到韩家,于你而言,也有利不是吗?毕竟,你是我唯一的妹妹。”
    ‘唯一的妹妹?’甄善神色复杂又讽刺,‘你知道吗?在特别研究所,为了回到你身边,我已经死了一次了。’
    甄珍指尖微颤,沉默几息,低声问道:“既如此,你还看不明白吗?”
    ‘明白了,你心里没有我,我曾以为会一辈子待在那,是慕容岁牵着我,一步一步走出来的,如今,我不想辜负他。’
    “小善,你当我挑拨离间也好,但我想告诉你,他能为星际联盟靠近你,也能为星际联盟抛弃你,到时,你还剩下什么?你丢过一次命,还不肯认清现实吗?”
    甄善看着她,凤眸清澈无暇,灯光落在她眸中,明媚温暖,就算死过一次,尝过至亲之人背叛的绝望痛苦,她似依然保留心里的柔软,依然愿意相信感情。
    ‘那就等他抛弃了我再说吧,现在,至少现在,我不想辜负他。’
    甄珍闭了闭眼,不知是冷漠,还是愤怒,“你迟早会后悔的。”
    ‘不后悔,就像以前,对你,我也从没后悔过。’
    甄珍心忽而窒息,抬眸看着她,眼中的情绪有一瞬,复杂至极。
    但感情,她前世不要,这一世,依旧如此,只是这次,她不会再对韩鑫抱有任何期望。
    跌落过,她如今最是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。
    对面前这个曾经全心全意对她的妹妹,有愧疚吗?有!
    但说她冷血冷酷,野心勃勃都行,她想要的从来都是站在高处,她不要被人鄙夷,也不要终生贴着“甄善的姐姐”的标签,更不想要再被人肆意践踏,她要做那个掌控的人。
    “你真不愿帮我?”
    甄善垂眸,‘从前的事情,就当过去了,我也不会否认你是我的姐姐,但,更不会再帮你。’
    甄珍深吸一口气,不否认是自己这个姐姐吗?
    罢了,也够了!
    虽不明白为何上一世早早在研究所去世的她,为何这一世安然地度过,病情还渐渐好转,但她自己能重生了,她活着,也没什么太奇怪。
    而且,活着,总比没了好。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既然你想傻下去,我不阻止,以后,我不会再去打扰你,”甄珍默了默,“若是你什么时候想通了,可以随时来找我,我说过你是我唯一的妹妹,这句话,不是假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