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女频频道> 王妃擅武不是舞> 第一百一十二章 求保护

第一百一十二章 求保护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    天色渐晚,所有人在莘怜的安排下行至一处僻静空旷之地休息过夜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莘怜惊讶的看着身边突然凑近的一张脸,她刚刚走到一棵大树下坐着,还没坐稳当呢,季元洲就贴了过来,紧紧地挨着她。

    “休息。”季元洲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的眼睛回答道。

    见他仿佛没有什么故意逗她的意思,莘怜一下子有些哑口无言起来:“……你休息就是了,离我这么近做什么?”说完她还转了转头四处看了一眼,这里这么大块的空地,她就不信他还找不到一棵属于他的树吗?非得来和她抢。

    季元洲背靠着树,静静地闭着眼睛,没有作答,莘怜看到他不打算离开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站起身来,使劲拍了拍粘在身上的草,心想道:罢了,你不走,我走,毕竟是皇亲国戚,少不得要给你几分面子,要不然早把你捶进这棵树里了。

    听到身边不小的动静,季元洲轻轻抬起眼皮,看到刚刚还在身边的身影此时已经移到了另一棵树下坐着。

    换了地方的莘怜,坐下后整个人都感觉格外轻松,于是闭上眼睛伸了个舒服的懒腰,可就在收回手的时候却发现碰到了什么,睁开眼一看,便立刻瞪大了眼睛,她赶紧把目光转到先前那棵树下然后又移过来,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真实的季元洲无疑,这下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请问,璟王殿下,您这又是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季元洲看着莘怜咬着牙的样子,这下并不打算无视她了。

    “那里不舒服,我换一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莘怜握紧了自己的拳头,他这话谁信啊?同样是在树下,席地而坐,有什么舒服不舒服的?

    “那……王爷觉得,这里舒服?”

    “嗯,稍强一些。”

    莘怜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勉强的挤出一个极为难看的微笑,然后点点头,她告诉自己:行,这一回就看在他在南明关帮了不少忙的份上,再让他一次。

    于是莘怜再次起身,回到了刚刚的那棵树下坐着,这下不忘多看季元洲几眼,见他没过来,才放心的闭上眼休息。

    渐渐地,四周都安静了下来,周围的士兵们也都开始昏昏欲睡,雪芽和凌伯康都歇在离莘怜不远处的树下,孙威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他们头顶的树枝上趴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季元洲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怒吼,打破了这片宁静,惊醒了周围所有人,紧接着就听到“砰”地一声,似乎是有个什么重物掉在了地上,然后伴随着一声惨叫传来,大家看看一脸暴怒的莘怜,又看看被吓得从树上掉下来一脸狼狈的孙威,一时间都不知该做什么表情好,一个个满脸呆滞的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莘怜整个人坐的直直的,生气的瞪着又挪到她身边的季元洲,她的耐心已经给的足够了,此时已经到了极限,凡事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啊,他这很明显就是故意的了,她将两个拳头紧紧握住,捏的嘎嘎作响,这声音听的季元洲心里也是咯噔咯噔的,他心中挣扎了几下。

    终于赶在莘怜对他动手之前开口了:“我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莘怜愣愣的看着季元洲,简直不敢相信她刚刚听到了什么,不只是她,离得近的人听到这两个字也是一副怀疑自己听错了的样子,却又不敢声张。

    季元洲两眼显得有些无辜的看着莘怜:“冉冉,我有些害怕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就低下了头,看起来既落寞又无助。莘怜微微皱了下眉,握紧得拳头也渐渐松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人要杀我”季元洲的声音压低了几分,除了身边的莘怜其他人都听不见他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莘怜心头一跳,这里可都是她的人,谁敢乱来?可是见他语气认真,听起来像是十分笃定,便忍不住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季元洲摇了摇头:“谁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莘怜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有人不想让我回去。”季元洲停顿了一下,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看上去像是有些恐惧,然后接着说道:“所以一定会有人动手来杀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说有人不想让他回去时,莘怜立刻就想到了常康宫的那位,因为她似乎很是忌惮季元洲,而季元洲好像也很清楚,从他们二人之前的言行看来,是太后那就能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并不打算追问下去,这是一蹚浑水,正如莘宏盛对她说过的话,敬而远之。知道的太多,对谁都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于是她话题一转:“那么……你是想让我保护你?”

    季元洲异常真诚的看着莘怜的眼睛:“没错,离栾安城越近,我就越危险,这里,我信得过的,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莘怜四处看了看:“你那个小护卫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季元洲就抢先说道:“他不行,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莘怜有些哑口无言,要说行,昱国还真没几个人比她行,可是他的护卫没用,就来打起她的主意,他把她当个什么?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将军,不是护卫”

    “莘将军保家卫国,守护的是昱国的百姓,我也是昱国的百姓,莘将军不保护下我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季元洲嘴角已经泛起了一丝胜利的笑意,他知道,一开始如果不如实告诉她,她一定会恼他轻浮的行为,那便干脆直接告诉她,他也知道告诉她后,她一定会想办法拒绝推脱,那么他就放低自己的身段,把自己拉到平民百姓的行列中去,而她是万民敬仰的大将军,面对一个来自平民百姓的求助,看她还怎么拒绝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莘怜被绕进去了,她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如果自己真的不管不顾,他出了什么事,她还有什么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?况且,若是真如季元洲所说,他不能平安回去,那她也未必能不被牵连,甚至整个莘家也会遭难。

    她就当不知道,下意识保护下王爷,应该也不算插手吧?实在不行就把那些人通通杀了,不留活口,死无对证,话也传不回去。

    “好,要我保护你可以,只是赔本的买卖我不做,璟王打算拿什么当做报酬?”

    “璟王府别的没有,就是珍宝奇多,你若是喜欢本王,自然任你挑选。”

    看着季元洲嘴角闪过的那一抹笑容,莘怜似乎从中感到了一丝不怀好意,听着他的话,似乎有些不对劲,但是她又说不出来,左思右想,还是觉得大概是自己想多了,便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那边的孙威一直揉着屁股,痛的脸直抽抽,看着他们说了半天话,然后凑过去问凌伯康:“怎么了这是?说什么呢?刚刚像是快要打起来了,这会又有说有笑的。”

    凌伯康眼神担忧的看着莘怜的方向,摇了摇头。